文章搜索

研究院公告

更多>>


您的位置>>

主页

>>

学术交流

>>

蔡鄂生:银行并不高大上,宗旨就是改善信贷服务

作者:蔡鄂生    发布:2018-06-15 10:57    

导读:在金融科技迅猛发展、我国金融改革全面迈向市场化的新时期里,商业银行在自我革新过程中面临了多重挑战。

“去杠杆虽然可以使银行的金融服务回归实体经济,但也可能让银行承担更多的风险。”在6月15日举行的第十届陆家嘴论坛上,北方新金融研究院(NFI)院长、中国银监会原副主席蔡鄂生提到,当前,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很多,商业银行面临着资本外流、货币贬值等压力。

蔡鄂生认为,去杠杆要讲究非常高的艺术和水平。“在去杠杆过程中增强企业的资本,资产负债表能够匹配、健全了,调资产负债表,提高资产质量,降低杠杆率。”

最后,他强调,银行的本质是服务业,宗旨是做好服务,银行要把最基础的信贷服务做得更精细,这样才能更好地支持“三去一降一补”任务。

以下为蔡鄂生发言实录:

当前商业银行面临多重压力

关于交通银行的发展,我讲点小故事吧。

2013年国务院披露了1986年7月24号国务院关于重新组建交通银行这个全文,这个全文有四条:第一条,它的性质和专业银行平行的全国性综合银行,还没叫“商业”两字。第二,总管理处实行总经理负责制。当时不叫行长,叫总经理。自主经营、独立核算、自负盈亏。第三条,国务院直属局级的经济实体,要在基建、人事等等各方面,在有关部门单独立户。第四,编制500人,三年免税。

这四条,1986年开始。里头既有改革,按照当时的历史条件能做到的程度,只能答应这么多。当时我在人民银行体改处,就为了落实第三条,就是交行能够在各个方面单独立户,我是处长,我还不出面,我们的一个处员薛建(音),带着当时的陈宏平(音)就到国办、发改委、中行等等去立帐户,苦口婆心,而且当时还正值上海1987年底和1988年初的甲肝流行期。他们来了以后都不敢跟我们握手,怕传染。

为什么讲这一段,我们改革40周年,老讲不忘初心,你看你是怎么发展过来的。在这个过程当中,我们都走了哪些路?现在我们发展到今天,特别银行在全球的地位提升到这么高。但是结合到我们国内的改革和经济的发展,到底我们怎么样?当今的全球经济形势不确定性很多,我们的商业银行在国际市场上面临着压力,比如资本外流、货币贬值等等这种压力,我觉得在加大,特别是美国又加税,又加息,还有现在的中美贸易等等问题。

去杠杆要讲求艺术

未来我们要判断形势,我们的思维方式,我们在认识问题上,我觉得要比以前多得多。从2008年以后,国务院老讲“两难”“三难”,原来老说“两难”、“利弊权衡”,后来叫“两害相权”。所以,我们现在已经是一个很系统的问题,怎么来解决这些问题?去杠杆,使我们一些风险的东西有点放大,但是去杠杆本身又是使银行金融服务回归实体很重要的一个方面。但是我们要看我们的实际情况,我们的企业是怎么过来的?国有企业也没有资本金,银行也没有资本金,我们的市场又是以信贷市场为主的,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是一个过程当中的,所以我们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包括政府的资产负债表错配比较严重。

在高速发展的过程当中,我们的资产质量又不是很健康。所以,现在要高速度地向高质量、高效益转变。现在不管是什么企业,资本金没有怎么增加,资产负债表还错配比较严重,以及你的资产质量不是很高的情况下,我们去杠杆要讲究非常高的艺术和水平,不能简单地说压着怎样就怎么样,这是我的看法。

所以,我们要想办法在去杠杆过程中,一个是增强企业的资本,资产负债表能够匹配、健全了,调资产负债表,提高资产质量,降低杠杆率。这是一个过程,这个过程需要和新的动能的产生相结合。供给侧结构改革这些问题和新动能的产生,和转变去产能,“三去一降一补”,这些东西怎么结合起来?不是只完成这段任务,那段任务下面再说,那我们的经济就还得调。

这就是我的看法。所以,我们现在商业银行面临的压力,总书记也讲了,现在我们改革四十周年,包括在新时代我们做这些工作是要付出代价的,幸福是奋斗出来的。但是这个代价怎么付?是保了我把别人牺牲掉还是怎么样?还是使我们整个经济发展,以及我们的金融怎么样更好地服务经济,更好地推动中国的金融发展。

银行的宗旨是做好服务

(以下为蔡鄂生在圆桌讨论中的发言)我们一直在迎接着挑战,只不过在每一次过程当中,我们对自己的问题到底改了多少?你现在看着好像银行很高,投行、保险一说自己都是这会、这层的,博士多少、外国来了多少。但是你和我们的市场,它的根是土生土长,以及怎么融入到国际化,这个融合度有没有评估?因为就跟人一样,你生出来了,就要迎接生老病,当然不能说“死”了,银行死了就麻烦了。肯定要应对这些事。这些事是谁给你设计呢?当然有政策,但最主要的还是自己投身于这个过程当中,怎么在发展中看到自己的问题。因为现在从道理上说该怎么样,是什么样,谁比谁说得差啊?支行一个博士生可能讲的比我都好听。但是真正做呢?现在面对这些事,面对“三去一降一补”,银行该怎么做?银行到底是什么?下一步应该干什么?未来应该发展成什么?是真的明确吗?我表示怀疑。因为你说你现在干的这个事,我们现在老把自己银行当成高大上,你不就是服务业吗?服务业的宗旨就是做好服务。

所以,我们现在首先不是解决一些从法规也好、政策也好、内部的规章制度也好,应该说相对都比较完善、健全,最主要的还是要从思想更新上,要从我们现在做银行的思维判断上,以及认识事物上,怎么能真正跟上我们这个时代和现实当中的步伐。现在很简单的一个道理,要说未来的公司治理,就是大资管政策一下来,有的银行说这次下来的比刚开始征求意见的松了,所以银行一讨论,说这个事怎么办?严了,紧了。还有的银行就在那儿说细则还没出来,咱们等一等。我认为这种思维方式实际上还是老的惯性思维,还是从一个所谓松和紧来考虑问题,而不是从我们怎么应对和改变,老有一点外在的依赖。你松一点,我好一点;您紧一点,我差一点,不是这个问题。

我这两年离开公司岗位,跟很多穷企业、困难企业打交道,它们的苦衷和他们的东西,和我们现在金融给他们的服务之间的差异,我有一些感受。尽管我们有了长足的进展,但是你说你真正在最简单的信贷服务领域里,你有没有改善?你有没有过去那种精神,你的贷款对于这家企业的了解程度、结构程度,就是在行业、产业不发展上也有好企业,我们能不能把宏观的思维,在具体服务上做得更细微、更精细,可能才能更好地落实“三去一降一补”的这些任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