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搜索

研究院公告

更多>>


您的位置>>

主页

>>

学术交流

>>

蔡鄂生:服务小微,银行要做好这件事

作者:admin    发布:2019-06-25 14:56    

编者按:  

  小微企业融资难。融资贵是世界性难题,引导和推动商业银行服务小微企业在现实中也遇到很多障碍。

  昨天(6月24日)上午,北方新金融研究院(NFI)院长、原银监会副主席蔡鄂生出席“钱江观潮·2019年小微金融行业峰会”,谈到了如何提高商业银行的小微企业金融服务能力。

  他认为,商业银行创新发展,不能脱离金融之本,要把自身服务群体的基础打牢。除了追求技术创新,还要创新金融服务理念,完成普惠金融的使命。

  以下是发言实录。

蔡鄂生

图源:钱江观潮·2019年小微金融行业峰会

  现在金融业的创新发展如此之快,服务手段的先进真是不能同日而语。既然来了,谈点自己的想法和看法。

  十八大以后,特别是科技创新的发展,对整个金融生态都起着很大的促进作用。根据整体的情况来看,我有几个想法:

  第一,普惠金融的使命是什么、建立的初衷目标是什么?根据银行的历史发展、历史经验情况来看,本来是小机构,却要办大事情,实际上这个命题并不错。但“大事情”是什么?是指服务大客户还是服务小群体?这些要清楚。因为很多信用社原来的服务目标就是社区,就是为当地服务,尽管那时候服务手段不先进,但它是追求一种大或者高利润的情况,再加上风险不匹配,让它越走越错位,最后不得不改变为商行。每类机构的发展都有“本”,怎么把握这个“本”,我觉得很关键。银行规模可以很大,但服务对象的选择,以及如何围绕初衷和社会发展永远保持本色不变,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。

  以邮储银行发展经验为例,邮储银行人员多,业务也大,我参与了它发展的全过程。邮储银行的发展基础——邮政储蓄,这个业务服务在基层、在农村,由于拥有这个基础,就有了今天的发展。所以,既然我们是为小微企业服务,就永远不要离开“本”来考虑服务创新和科技创新。

  说起来比较容易,但做起来还是面临很多诱惑。

  刚才站在台上的这一排人都是小微商家,未来他们也有可能会变成大企业家,但大多数不会变成这样。其中一个人变成大企业家以后,我们怎么办?我觉得这是理念的问题,如果不解决这些问题,今天的市场包括各类金融机构要在“活”的问题上琢磨,而不是考虑怎么更好的发展。只有当基础的“本”牢固了,才有更好的发展,才能提升服务质量和服务效率。

  第二,金融业自身就是风险行业,而且还是竞争行业。网商银行是互联网银行,没有网点,但传统银行有很多网点和分支机构,他们之间还有内部竞争,但内部竞争也造成了一种市场。不但要和其他机构抢客户,还要和自己的人抢客户,这就是现在金融领域的一些现状。因为都是服务对象,都是客户,怎么来做这些事,这些关系怎么处理,也关系到市场的秩序和生态问题。

  另外,要考虑风险,不管怎么样都要考虑风险。而从现在整个金融业来看,金融的地位和作用也是小微银行要考虑的,虽然你没有普通银行那么大,但是金融是核心竞争力、安全、基础制度的一部分。通过这三方面可以看到现在金融在整个国民经济当中的重要性。

  所以,三大攻坚战的“风险防范”不是一个简单的时间问题,而是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制度得以加固后,降低整体风险。它是要结合、配套,不是简单的政策执行,不要认为降了杠杆,风险就会下降,而要通过建立制度和体制来完成。

  但作为小微银行,作为中小金融机构,在这种金融发挥作用日益加深的当下,如何对待风险?从具体业务来讲,刚才,我们看到很多小企业获得的是信用贷款,按照传统观念,小微企业信用风险还挺大的,但现在所有的大数据可以即时反映出来,包括动态数据,这就可能解决好目前金融服务遇到的抵押品和信用方面的风险问题。

  这里还要考虑服务能力的问题,上个礼拜我在广西,我们捐了一个学校,学校所在的贫困县,去年刚“摘帽”,本身它是靠着芒果、西红柿种植进行脱贫的,让山里的人搬迁过来,参加种植逐渐有了收入。但是金融服务如何配套?比如农业保险等问题。贫困户5万元三年的低息贷款已经到期了,在农户面临还款的时候,这种金融模式是不是可以持续下去?不管大数据技术如何发展,但这些问题仍然在一些群体当中依然存在,怎么解决这些问题也值得思考。

  金融风险会在不同市场间相互影响。现在的金融市场在最近两个月经历了很多变化,这种变化背后有基础性问题没有得以解决的因素。现在为什么一个地方出了问题,或者有一些政策出现问题,会从一个点影响到一个面,这值得好好思考。

  所以现在我们如何一边进行创新发展,一边再把基础打牢、把根基植深,这是金融业发展的重要问题。科技发展很快,但接口到底接什么,而且这不仅是技术上的接口,还有思维方式、服务理念上的接口。技术创新以外,我认为更重要的应该是金融服务理念和系统性的创新发展,整体提升金融业的服务水平和质量,这是我们要解决的大问题。

  我就说这些。谢谢!